锐差点没给气死声音的分贝都提高了许多

分享到:
 被苏锐扔到了沙发上,秦悦然咯咯的笑了个不停。
 
    苏锐有些恼火的说道:“这么神圣的时刻,你笑什么呢?”
 
    “还能笑什么?看你猴急的样子,这也算神圣?”
 
    秦悦然仍旧娇笑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?从外地回来,一见到正室,肯定已经交过了公粮吧?现在见了我,还能提的起枪来?”
 
    苏锐愕然。
 
    秦悦然一看到苏锐的表情,就知道被自己说中了:“算了,我也不想让你太累,休整休整,改天专门来吧,咱们那么久才能来一次,不能让你的体力影响了生活的质量。”
 
    苏锐单手已经解开了秦悦然旗袍上的第一颗扣子,雪白的脖颈和锁骨已经映入了眼帘。
 
    “谁说我的体力不行?谁说那方面的质量不行?”苏锐手上的动作不停,继续问道。
 
    不过,苏锐在说这话的时候,也不觉得大言不惭,在南阳,薛如云可是深切的知道他的质量究竟怎么样。
 
    “侧室得有侧室的觉悟啊。”秦悦然说道:“正室还在海滩上转悠呢,你就不担心她的安全?”
 
    苏锐抬起头,正好能透过窗户看到沙滩,一个倩影正立在沙滩上,静静的望着远处的海面。
 
    而周显威正坐在远处人群中,看起来像是悠闲的喝着茶,但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林傲雪的身上。
 
    这个极擅书画的家伙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,但是苏锐让他来保护林傲雪,比自己亲自保护还要放心一些,周家的大公子拥有超强的执行力,无论任何事情交到他的手里,都会圆满完成。
 
    苏锐像是想到了什么,摇了摇头:“过几天我可能又得离开宁海。”
 
    “去哪里?”秦悦然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出国。”
 
    “回西方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有些人不老实,我得去收拾收拾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是知道苏锐的真正身份的,也知道对方这次回去,肯定会遇到很多危险,在她的眼里,西方黑暗世界,是个混乱无比的地方,没有任何的秩序可言,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。
 
    “我可以跟你一起去。”秦悦然说道,她眸子深处的那一抹担忧并没有能逃过苏锐的眼睛。
 
    “你在这里呆着,哪都不要去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知道,我去了,会成为你的累赘。”秦悦然想了想:“要不,让正室夫人陪你一起去?”
 
    苏锐敲了秦悦然的脑门一下,他真的有些搞不懂这女人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。为什么看清宫剧里,那些女人为了抢男人,无所不用其极,可到了现在,怎么又开始互相谦让了?
 
    看着苏锐的样子,秦悦然的心中一暖:“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,如果你不让我去,那就让林傲雪去,她在这方面的能力比较强,应该不会拖你的后腿。而且,有个女人在你身边,也能照顾照顾你。”
 
    “你们都不能去。”苏锐说完,在心中默默补充了一句:“尤其是林傲雪。”
 
    必康集团的三矬氨仑合成方法,一直是苏锐心头挥之不去的一块心病,林傲雪早就被西方黑暗世界的那些家伙给盯住了,在自己来到宁海的初期,必康还接二连三的遭到了西方势力的攻击,林傲雪也遇到了好几次绑架事件。
 
    甚至,冥王哈帝斯还不顾身份,亲自出手,足可以见到低成本的三矬氨仑具有多么庞大的吸引力!
 
    如果这个时候林傲雪跟着自己去西方的话,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眼红!
 
    像是看穿了苏锐的想法,秦悦然的手指在对方坚实的胸肌上轻轻点了点:“我知道,在你看来,我不能去,林傲雪更不能去,都是那什么配方惹的祸。”
 
    “是的,没想到你对西方黑暗世界的事情还真的挺了解的。”苏锐收起了笑容,目光隐隐变得有些严肃:“但是,你想象不到,为了利益,他们可以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来。”
 
    秦悦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:“可惜啊。”
 
    “可惜什么?我不让你去是为了你好。”苏锐下意识的抚摸着秦悦然的锁骨。
 
    “我又不是为了我自己而可惜,我是在说你。”秦悦然的嘴角微微翘起,似笑非笑。
 
    “我又有什么好可惜的?”
 
    “因为你管的了我,但是却管不了你的正室夫人。”秦悦然说道:“恐怕你还不知道,林大小姐已经订了飞往欧洲的机票吧?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
 
    苏锐听了这个消息,脸色登时就变了!
 
    “她去欧洲做什么?具体是去哪儿?”苏锐完全没想到,秦悦然竟然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消息。
 
    简直是胡闹。
 
    林傲雪难道就不知道,她的这种行为就是四个字——羊入虎口!
 
    甚至,自己对这一切还不知情!
 
    “哎呦,你看你着急的,能不能别表现的那么明显啊,好歹我这个侧室还在旁边呢。”秦悦然嘴上虽然这样讲,但是语气之中却没有多少酸意,她知道,苏锐不仅是对林傲雪这样担心,如果自己遭遇了同样的事情,苏锐也一样会露出这种神情来。
 
    “别闹。”苏锐在秦悦然挺翘的臀部上扭了一下:“快说,她到底去哪里?”
 
    此时的苏锐全然没有意识到,从一个女人的嘴里问另外一个女人的动向,这种感觉有多么的怪异。
 
    “她要去巴黎,自然科学杂志每两年都要举办一次交流盛会,云集世界上的许多科学家和企业家,必康能够获得邀请,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三矬氨仑。”秦悦然说道。
 
    “巴黎?”苏锐在提到这两个字的时候,皱了皱眉头,很显然他对这个城市的印象着实不怎么好。
 
    浪漫是巴黎的一个代名词,但是,伴随着着浪漫的,还有两个字,那就是——混乱。
 
    “这不是添乱吗?为了一个推广机会,值得这样做?”苏锐的眉头皱的更深了。
 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林傲雪是怎么想的,不过,如果换做是我,我也会去参加这种会议,毕竟,除了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之外,这应该算是最高规格的盛会了,如果必康参加,那么以后肯定可以轻轻松松的打通欧美市场。”秦悦然竟开始为林傲雪解释。
 
    谁也不知道,在苏锐不在宁海的这段时间里面,两个女人的关系发生了怎样的微妙变化。
 
    “那也不行,为了公司的发展,就不要人身安全了?”苏锐很不支持林傲雪的决定,“不行,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去。”
 
    “可是,你能管的了人家吗?”秦悦然笑眯眯的说道:“要不,我们来打个赌?”
 
    “打什么赌?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我赌林傲雪最终一定会去,而且是由你陪她去。”秦悦然满脸促狭的笑容,似乎笃定自己可以赢一样。
 
    “那好,赌注是什么?”苏锐在秦悦然的屁股上面不轻不重的拍了一巴掌。
 
    “赌注就是……”秦悦然笑眯眯的说道:“如果我赢了,那你就得在这君澜凯宾的私家沙滩上面裸-奔。”
 
    “我去!这也算是赌注?”苏锐大感意外,不过随后来了一点兴趣:“那要是你输了呢?”
 
    “一样,我要是输了,裸-奔的就是我。”秦悦然大大方方的揽着苏锐的脖子,目光之中射出淡淡的诱惑光芒:“怎么,敢不敢打赌?”
 
    “当然敢赌了。”想着秦悦然那“奔跑”的样子,苏锐不禁觉得身上有点燥热:“你输定了。”
 
    “那可不一定。”秦悦然指了指海滩上的那个倩影:“你现在快去问问正室怎么回事吧。”
 
    “下次再来收拾你。”苏锐说着,手在秦悦然的某个位置狠狠的磨擦了一把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苏锐快步走到沙滩上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林傲雪说道:“她都告诉你了吗?”
 
    苏锐一愣,这两个女人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种地步了?
 
    “那么大的事情,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?”苏锐的语气之中带着责备。
 
    “我这不是告诉你了么?”林傲雪的声音清清淡淡,不过嘴角却微微翘起,带着一丝动人的弧度。
 
    她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到,苏锐眼中有着担忧的神色。
 
    “你这也叫告诉?”苏锐恼火的说道:“如果秦悦然不告诉我,如果这几天我没有从南阳赶回来,那么你是不是就已经去了巴黎?”
 
    “是。”林傲雪的嘴角仍旧微微翘起,光明正大的承认了:“我会给你个惊喜。”
 
    “这是惊喜吗?惊悚还差不多!!”苏锐差点没给气死,声音的分贝都提高了许多:“林傲雪,你知不知道,你这是在胡闹!”
 
    “是必康的发展更重要,还是
 
    苏锐没好气的松开了林傲雪的肩膀,转过身叉着腰:“不管怎么样,这次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巴黎。”
 
    “如果我一定要去呢?”林傲雪睁着美丽的大眼睛,直直的看着苏锐,一种异样的情绪从其中流露了出来。
 
    “三个字,不能去!”苏锐的立场很坚定:“九个字,无论如何都不能去!”
 
    “这是八个字。”林傲雪当即纠正。
 
    苏锐:“……”
 
    “你陪我去?”看着满脸黑线的男人,林傲雪又问道:“有你跟着不就安全了吗?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不能去,但我还有……”苏锐说到一半,截住话头,转而道:“就算我陪着,你也不能去,要把风险降到最低!”
 
    “我收到了军师的邀请。”林傲雪说着,眼睛之中露出绝美的风情。
 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  ps:推荐一本都市精品《纯禽记者》,另外,感谢lovenona先生的25万赏,今天继续三更!大家有保底月票的可以砸来了,第三章大约在十二点之后。
 
 第975章 提亲
 
    站在包厢的窗户边,秦悦然看着此景,撇了撇嘴:“哼,看你没出息的样子,等着裸奔吧。”
 
    说完,她便把窗帘拉上,然后离开了包厢。
 
    接下来的情景,看到一定会吃醋,那便不看也罢。
 
    而在海滩的边上,苏锐还在大眼瞪小眼呢。
 
    收到了军师的邀请?
 
    听了林傲雪的话,苏锐的表情立刻变得非常精彩!

欢迎转载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 » 锐差点没给气死声音的分贝都提高了许多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