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锐是他的弟弟林福章又是苏锐的未来岳父

分享到:
 除了上次在薛家,苏锐超常发挥,把苏无限气个半死之外,其余每次和这个当哥哥的交锋,他从来就没有占到过任何便宜。
 
    看着苏无限那慢悠悠说话的样子,苏锐把牙齿咬的咯咯响。
 
    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苏无限又问了一句。
 
    苏锐的脸部肌肉几乎都要开始抽搐了,他抬起头来,僵硬的笑着,说道:“我……当然愿意,怎么可能会不愿意呢?”
 
    林福章两口子的笑容也越发浓郁。
 
    “那好,既然苏锐没有意见,我提亲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”苏无限站起身来。
 
    苏锐算是反应过来了,这个家伙来到这里,一直就是等着自己说出这句话,而且,苏锐根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。
 
    苏天清拉着林傲雪的手:“小雪,我们这算是第一次正式上门下聘礼了,姐姐我也没给你带什么特别的东西,昨天逛了一整天,才给你挑了一个镯子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 
    苏天清打开了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,一个翡翠镯子躺在里面,通体碧光流转。
 
    林福章算是对这种玉器比较了解的,一看到这镯子上的通体碧光,他的眉头就忍不住的狠狠跳了一跳,他没想到,苏家送给女儿的见面礼竟然如此贵重。
 
    林傲雪虽然不知道这镯子的真正价格,但是想来应该也不会便宜,连忙推辞:“姐姐,我不能收,这太贵重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都喊我姐了,我还不得送你给礼物?”苏天清主动拉过林傲雪的手,把镯子给对方戴上。
 
    纤细雪白的手腕,配上这碧光流转的镯子,实在是美到了极点。
 
    “好看,真好看。”苏天清由衷的赞道。
 
    “姐姐,这礼物实在是太贵重了。”林傲雪总觉得手腕沉甸甸的,虽然她对于提亲这件事情觉得心中欢喜,但礼物之类的,还是能不收就不收了。
 
    “这虽然是我送的,但却是你大哥花的钱。”苏天清指了指一旁笑而不语的苏无限:“我这是借花献佛。”
 
    苏锐也笑着说道:“傲雪,你就收下吧,反正某些人不缺钱,就送这一个镯子,我还觉得他小家子气呢,怎么着也得送一对镯子。”
 
    你知道一对镯子要多少钱吗?
 
    苏无限瞪了苏锐一眼,然后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抓紧挑个合适的日子,把婚事办了吧。”
 
    这么快就挑日子?苏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。
 
    “我看都不用挑什么日子,过年前把事情办了就成!”魏淑玲显得开心无比,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停下来过。
 
    “行,这日子我们再合计合计。”苏无限站起身来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告辞。”
 
    事实上,按照辈分来讲,他和林福章属于同辈,但是,苏锐是他的弟弟,林福章又是苏锐的未来岳父,所以这关系就有点乱了。
 
    一家人把苏无限苏天清送到了车上,苏锐却拉开了副驾驶的门,坐了进去。
 
    “你进来做什么?”苏无限淡淡说道。
 
   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不征求一下我的意见?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苏天清只是轻笑,也不讲话,倒是苏无限仍旧是那副很淡的语气:“你的意见,很重要吗?”
 
    “我去!”
 
    苏锐差点没咆哮了,你们来给我提亲,我的意见难道不重要?
 
    “你不喜欢林傲雪?”苏无限扬了扬眉毛。
 
    “喜欢。”
 
    “你不想娶她?”
 
    “没有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还在这里叽叽歪歪做什么?”苏无限一脸嫌弃的神情。
 
    苏锐差点没被这句话噎死。
 
    “再者说了,婚事这种东西,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家里老爷子亲自发话,我这个当大哥的好歹也能算半个长兄如父,从首都到宁海亲自给你提亲,你还觉得不够有面子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什么时候认你当大哥了?还长兄如父?你说这话怎么不怕风大闪了舌头?”苏锐很不爽的丢下了三个字:“不要脸。”
 
    苏天清再也憋不住了,笑的那叫一个开怀。
 
    苏无限倒也没怎么介意,仍旧是那副淡淡的语气:“你要再这样,我马上再去秦家帮你提亲。”
 
    苏锐听了,好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 
    深呼吸了许久,苏锐指着苏无限说道:“你够狠。”
 
    这一场交锋,又以苏锐的彻底落败而告终,几家欢喜几家愁,对于这场婚事,林福章倒是兴奋的不行了。
 
    苏家是这个国家真正的红色世家,林家能够和苏家扯上关系,从此以后在许多领域都会享受到无形的优待,这对于必康的发展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。
 
    商人逐利,林福章能有这种想法,也是必然的,但是,最让他高兴的,是女儿的感情终成正果。
 
    以往林傲雪从来都是冰冰冷冷,对父母也很少说话,虽然林福章知道自己女儿的内心里是有暖流的,但是就这冷冷的性格,谁能受得了?
 
    “今天的事情,你是不是提前知道?”苏锐坐在对面,淡淡的馨香已经钻进了他的鼻间。
 
    林傲雪的双颊微红,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 
    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苏锐看不懂了。
 
    “之前我去苏家做客的时候,苏伯伯有提过这件事情,但是……”林傲雪的双颊更红了:“我并不知道他会这么着急。”
 
    “你慌什么?”苏锐笑道:“我又没有怪你。”
 
    “苏锐。”林傲雪很认真的看着苏锐的眼睛,问道:“这样,会不会让你为难?”
 
    她的眼神很澄澈,纯净如冰山,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。
 
    “娶你这件事情,很让我为难吗?”

欢迎转载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 » 苏锐是他的弟弟林福章又是苏锐的未来岳父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