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竟这种好事还是自己一个人独享了

分享到:
 苏锐微微一笑:“那既然如此,为什么徐先生还要和必康竞争,非要拿下这块地呢?”
 
    徐超哈哈大笑:“苏先生,你这个问题算是问到了点子上,我也不妨告诉你,第一,宁海的土地一共就那么多,我多拿下一块地,就意味着别人会从这个城市里少拿一块地。”
 
    “第二,徐氏集团不缺钱,就算这块地暂时不利于开发,但是我买下来放在手中,坐等升值,这样行不行呢?这可比银行存款的回报率多得多了,而且……没有任何风险!”
 
    在这一点上,徐超和他的父亲徐厚言可不一样,后者更倾向于一步一个脚印,但是徐超却不喜欢实业,把主要精力放在投机和短线操作上面,讲究快进快出和快速回报。
 
    现在的年轻人呢,总是少了些耐心的。
 
    听着徐超的分析,苏锐发现,这个在江南省也排的上号的大富少,虽然脑子好使,但想要从他最骄傲的领域来击败他,似乎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。
 
    既然如此,那就让你吃个小亏好了。苏锐在心中想着。
 
    “那地块确实不怎么样,我们林总买来也不是为了进行商业开发。”苏锐微微一笑:“我想,她是想要建一座福利院。”
 
    听了苏锐的话,徐超再次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:“建一座福利院?我没听错吧?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从苏锐知道林傲雪中意的地块是西华街的时候,他就已经明白,这个女人是为了自己才这样做的。
 
    为了重新恢复宁海第四儿童福利院,为了帮苏锐找回儿时的记忆,林傲雪不惜重金买下那块地,不做任何的商业开发,只是为了还原一座福利院。
 
    苏锐真的猜对了。
 
    不过,对于苏锐的说法,徐超却感觉到好像是天方夜谭。
 
    “女人就是感性。”徐超摇了摇头:“傲雪总裁这样做,虽然彰显了她善良的一面,但是对于整个公司的发展来说,绝对不是好事,我得劝住她才行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呢?”苏锐顺口问道。
 
    苏锐问出来的这个问题,在徐超看来,实在是有些太不专业了。如果对方不是林傲雪的保镖,如果徐超不是想要通过他侧面接近林傲雪,那么徐大公子才懒得回答这样的问题。
 
    “按照宁海商业用地的价格,这一块地拿下来,至少要几个亿,公司投入那么一大笔流动资金,但是却不能带来任何回报,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,这种做法是不是显得太任性了呢?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徐超加重了语气:“在生意场上,公司的管理者,是不能任性的!”
 
    他这番利益至上的话,放到任何一个地方,都不会有人说他错。
 
    但是,林傲雪不一样,苏锐也不一样。
 
    林傲雪愿意花几个亿来给恢复福利院,是为了送苏锐一个礼物,但更重要的原因,还是为了做慈善。
 
    为此,她不惜和徐超正面开战,不断提升竞拍价格。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苏锐不可能不感动。
 
    这个看起来总是冰冰冷冷的姑娘,其实心中流淌着的都是暖流,她做了,但不会挂在嘴上,总是在不知不觉之间,让你被温暖所包裹。
 
    此时此刻,苏锐真的很想抱一抱那个姑娘,只是单纯的抱一抱。
 
    很庆幸,这样的女人,被自己所遇到了。
 
    不过,对于那块地,苏锐并没有那么在意,或许,男女看问题的角度是不一致的。他更在意的,是如何才能让徐超放弃对林傲雪的追求,把他那点不轨的小心思彻底熄灭掉。
 
    一直致力于让徐超吃个亏的苏锐并没有顺着对方的话头来说,反而笑道:“徐先生,恕我直言,利益至上这种观点,对于公司经营者来说,或许是正确的,但是对于追女生来说,这样就显得太没感情了。”
 
    停顿了一下,苏锐笑眯眯的说道:“追女生,要讲情怀。”
 
    “情怀?”
 
    徐超听了这话,眼睛一亮:“我明白了。”
 
    他总是在这商业开发案上和林傲雪较劲,总是在地块的价格上和冰雪美人竞争,那么到头来,他除了得罪林傲雪,其他的什么也得不到。
 
    可是,苏锐的话却给了徐超一个全新的思路!
 
    如果以申报福利中心项目来拿下这块地,建设一个包括福利院和希望学校在内的全国最大福利中心,做成女神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,那么估计到时候林傲雪就会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吧!
 
    想到这一点,徐超笑的很开心,把之前苏锐将其四个保镖全部打趴下的事情全部都抛之脑后了。
 
    他举起酒杯,很是认真的对苏锐说道:“苏先生,感谢你的提醒,这一杯,我来敬你。”
 
    “徐先生叫我苏锐便好。”
 
    “那好,我叫你苏锐,你叫我徐超,咱们两个年纪差不多,就不要相互客气了。”徐超觉得自己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。
 
    这一转眼,两个人就成了亲密无间的异姓兄弟了。
 
    而事实上,苏锐已经看出来了,徐超这个人脑子很灵光,自己的暗示点到即止便好,如果说的太多,反而不美。
 
    实践证明,苏锐的暗示恰到好处,徐超明显意动。
 
    当然,苏锐这可不是想让徐超去追求林傲雪,他所为的是让这个目空一切的富二代出点血,同时也不想让林傲雪去花这个冤枉钱。
 
    苏锐知道,林傲雪这样做是为了他,但是必康现在正好处于扩张的高峰期,到处都是用钱的地方,如果徐超能够把慈善做起来,自然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了。
 
    至于自己那所谓的儿时记忆……还是停留在记忆中好了。
 
    就在苏锐和徐超详谈甚欢的时候,包厢传来了敲门声。
 
    “请进。”徐超喊道。
 
    包厢的门打开了,徐大公子的眼神瞬间便亮了起来。
 
    一个身材高挑的旗袍女人正俏生生的站在门口,眼神之中波光流转,顾盼生辉。
 
    来者自然是君澜女王,秦悦然。
 
    “得知苏城的徐少爷来到酒店,我可得来敬一杯酒,不知道方便吗?”秦悦然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她的眼神只是从苏锐的身上掠过,然后便定格在了徐超的脸上。秦悦然明显注意到,后者那平淡的眼神瞬间便升温了。
 
    “方便方便,当然方便,秦小姐快请进。”
 
    徐超连忙站起身来说道,他也听说过秦悦然的大名,此时看见这旗袍美人儿,自然知道是谁了。
 
    没想到,走到哪里都能遇见极品美女啊,林傲雪才刚刚出门没多久,秦悦然就推门进来了!
 
    宁海这个城市,真的是美女集中地!
 
    只有身材极好的女人,才敢穿旗袍,这种衣服对女人的身材要求实在是太高太高,而秦悦然则似乎是就是为了这种衣服而生!不管是任何款式的旗袍,穿在她的身上,都诠释的恰到好处!
红酒,捏着底座,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“秦小姐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样,喝酒太爽快了。”
 
    徐超赞了一句,也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。
 
    他从头到尾也没有把苏锐介绍给秦悦然的意思,毕竟这种好事,还是自己一个人独享了,万一苏锐把自己的风头给抢走,那可就不太好了。
 
    所幸,秦悦然也没有去了解苏锐身份的意思,这一点让徐超非常满意……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喜欢被同性抢走风头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徐少爷这次来到宁海,可以住几天呢?”秦悦然问道。
 
    不过,她的问话一贯都是极有技巧的,还没等徐超回答,她就继续说道:“徐少,不管你在宁海呆几天,你可都得住在君澜凯宾酒店,就当是卖小女子一个面子,你看行吗?”
 
    秦悦然那精致的面容,配合上这种略带娇声的语气,真是让人没法拒绝。
 
    “当然没问题。”徐超很是大气的一挥手:“秦小姐,我先预定你们酒店最贵的套房两年,不管我来不来宁海,这间套房都请为我保留。”
 
    这尼玛几乎相当于直接用钱砸了!
 
    苏锐在心里直叹气,土豪泡妞实在是太简单了!
 
    最贵的套房,一天也得上万块,还预定两年?说话间,这六七百万便撒出去了!
 
    这样泡妞,简直无往而不利!有多少姑娘禁得住这种攻势?恐怕还没等回过神来,就已经被砸的彻底晕头转向了!
 
    秦悦然笑靥如花:“徐少爷,您真是太大气了!”
 
    徐超很淡然的微微一笑:“一点小钱而已,就当为漂亮的秦小姐捧场了。”
 
    淡定,淡定,放长线,钓大鱼。
 
    如果以后来这里长住,徐超就不相信,秦悦然会不上自己的钩。
 
    “徐少爷,悦然要再敬您一杯,如果君澜所有的客人都像您一样大气就好了。”秦悦然巧笑嫣然的端起酒杯,和徐超轻轻的碰了一下。

欢迎转载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鸿彩彩票|进入官网 » 毕竟这种好事还是自己一个人独享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